贵州黔东南州三穗县桐林镇木良村
本站网址:
350899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木良文选

是云是烟也是梦

发布时间:2015-06-26 22:40:24     阅读:242 举报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一


     我是土生土长的八弓镇人,从来没到访过木良,就连仅有的一次坐车路过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。木良的一切风物对我来说都是陌生的,新奇的。可以说在我的脑海里,木良是云,是烟,也是梦。


    上次三月三,木良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。我本想去,可恰好那天是周二,我有课,抽不出时间去,很可惜就这样错过了一场乡村文化盛宴,回想起来颇为遗憾。当我无意中在网上看到遵华老师精心拍摄的相片后,心壁间像是有七八只手在抓一样,痒得难耐,遐想的情思随点击的图片一道飞向缭绕着梦幻的远方。从那时起,我就决定了下次一定要去木良看看。


    在后来的日子里,我多次碰到遵华老师,他热情地邀请我五月初五到侗乡木良去看看,说写作学会也要去,之后,我就期待着这一天的到来。端午的前三天,邹会长发短信来,说学会要去木良采风,问我能不能去。我回话能去。


    端午节那天,雾气很浓,云层很重,我却起得很早,在家门口用自来水简单地冲洗了一下自己的爱车,六点半准时到达约定的地点吃早餐,七点准时出发。学会一行十余人,乘坐三辆车。在三黎高速公路上,我驱车一路狂奔,沿途的美景我无心欣赏,只想早一点到达那个令我魂牵梦绕的水乡。雾气蒙蒙,罩子很大,我不得不降低了车速,一直期待那个美丽得像少女的地方能早一点出现在我眼前。


   三黎高速是一条黄金路,也是一条致富路,它拉近了人们彼此之间的时空距离,给我县带来了许多实实在在的好处,其作用是无法用简单的数字去量化的。不一会儿,车就到桐林鹿洞收费站了,下站数百米,就是去顺洞的乡村公路了。这也是一条刚修不久的柏油路。以前路过一次,我是记忆犹新,车还没坐到顺洞,整个人就被折磨得晕头转向了。可今天,一趟坐下来,整个人神清气爽的,半点劳累的感觉都没有,像是乘云驾雾来一般。驱车七八里,美丽的木良就出现在我眼前了。


   刚一停好车,第一眼就看见漂亮的招呼站,有很多人在那里休憩,也有瞅准今日商机在那里做买卖的。交通部门建设的招呼站是一项便民、惠明、利民的好工程,深得百姓称道。建招呼站也是乡村交通发展和社会文明进步的一个标志。在招呼站旁边有两个醒目的木制招牌,细看才知道是一些村规民约,一个是“桐林镇木良村村寨卫生六提要”,一个是“桐林镇木良村乡村旅游发展宣言”。读罢思量,觉得这不仅仅是两块简简单单的招牌,其实也是一方人意识的觉醒,随着社会的发展,农村的变化越来越大,亮点越来越多,新农村不但“新”在居住的房屋上,还“新”在人们的意识里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二


   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了,山里的人们早已不是先前足不出户的“桃源人”了,人们在外面经过多年的摸爬滚打,见了世面,长了知识,在钱袋子鼓起来的同时,人们的胆略也大了,豪气也鼓起来了,打工的人也由盲目外出变成有选择性外出。不少有钱的农村人还选择了返乡创业,兴办工厂,经营产业,建设家乡,这些都是带“质”大转变,大飞跃啊!


    三穗是一个相对缺水的地方,多数时候,邛水河平静得像一面镜子,慢悠悠地流向远方。为了解决农田灌溉和城市人口饮水问题,三穗也修建了大大小小的山塘水库,可多年以来没有人去充分开发它,除了发电外,简简单单的养一些鱼,至于搞什么乡村旅游啊,基本上没那个意识。近几年,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,生活理念的转变,有见识的人在邛水河畔雨后春生般建起了农家乐,这些农家乐星罗棋布于溪流河畔边,简陋,朴实,颇有一番乡土风味。


   木良搞乡村旅游虽然比较晚,但这里有别的地方无法比拟的优势,水上娱乐堪称三穗一绝,平良山峡更是美不胜收。它不仅有三穗这条邛水河要流经那里,还因平坝水电站的蓄水,抬升了河流的水位,使小小的木良村一下子出现了碧波荡漾的平湖。木良有了水,就有了灵气,有了看点,有了吸引力,加之沿途优美迷人的风光和神奇的传说,更是让它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
   关于木良旅游的开发,有识之士多有高见,我在这里不想多言,也不敢妄言。不过在这里我还是要简单说上几句,可能言语不成熟,也不着边际。


   在我们三穗县境内建乡村旅游公司,搞水上娱乐,开局确实很好,潘万华、吴朝兴两位同志算是第一个吃螃蟹了,尽管资金少,规模小,条件所限,但总算把这“唱戏”的台子搭起来了,加之高铁时代的到来,又有能干的村镇两委的扶持和引导,有识之士的帮助,走上快步发展的快车道是早日的事。


   旅游的中心问题是“游”,游的“要旨”在“乐”,游什么?为何乐?就是搞旅游的人要吃透和深挖的问题了。游者来到一个地方,来干什么啊?当然首先是欣赏那里优美的自然风光,再则是细睹别样的风情,品尝有地方特色的美食,然后“乐之而归”,扬其美名。


   在我们这个地方搞旅游产业,形式和内容不能太单一,否则会影响发展的前景。创业者的眼睛一方面要盯着青山绿水,充分做到“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”,大力搞好水上娱乐。另一方面深挖和培植“人文”的东西,尽量把特色民居、亭台轩榭、民族服饰、精美刺绣、生动故事、动听歌谣、神迷传奇、奇特民俗、风味美食、文明礼仪和奇趣游戏等有机结合起来。在木良旅游宣传册上,我们看到了有识之士高瞻远瞩的规划,也看到了一幅美丽而又幸福的蓝图,且看:


   观平烂水坝银瀑,走平阳凌云飞渡,玩兴隆移民新村,望田坝百年苍松,瞧木屯千年银杏,摸潘家福字围墙,赏荥阳堂上神柜,睹粟氏阶前旧居。


   短短五十六字,集自然的、人文的、历史的风物于一体,一应俱全,可谓是立体的、全面的、丰富多彩的,若能再依山势、依地形修景造景,再辅以生动的人文故事和多彩的娱乐,必将给木良的乡村旅游增添耀眼的光茫。当然,加大宣传、吸引资金、美化环境、培养人才和强化服务等一系列工程都不是一蹴而就就能做到的,需要一个长期的渐近的过程。我相信,当地的有识之士一定能解决这些问题的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


   在木良,端午节最吸引游者眼球的是龙舟赛,虽然只有四条不同颜色的龙舟,每条舟供十二人竞渡,但在远离大江大河的三穗人眼里已是很不错的了,意义非同寻常。


   来到书有“木良碼頭”的河边,只见数条威武的龙舟悠闲地徜徉在水面上。神龙张着大口,一对硕大的黑角向上扬起,整齐的糯米白牙白得可爱,两对巨大的虎牙让人生畏,清晰的鱼鳞花纹镶嵌在矫健的龙身上,龙尾上翘,像正在腾跃的鳄鱼的劲尾,永远是那么有力道。


   划龙舟的健儿们大体上着统一的服装,一个个亢奋异常,喊声震天,吆喝声随着激越的鼓点响彻在热闹的湖面上,它和岸上的加油声一起组成扣人心弦的节奏,女队穿统一的民族着装更增添了几分侗家风情美。这次木良龙舟赛共有十支参赛队,其中女队四支,木屯寨组队最多,可见参加比赛的积极性是多么的高啊!


   比赛前,要先请巫师来祭屈原,祈福一切平安,风调雨顺。只见小小的码头上,摆着一张大桌子,上面立一面画有屈原人像的屏风,右书“屈原”二字,左书“汨羅江上萬古悲風,深思高舉絮白清忠”一联,下有屈原的简介。桌前盛放几杯白酒和几升大米,大米上面用香插着屈原的灵牌和南海观世音的画像。几个巫师支支吾吾地念生涩难懂的咒语,焚香祭祀,遵华老师在台子上激昂地诵读祭词,之后便是杀鸡,鸣炮,喧闹异常。


    在主祭台前,巫师做完第一排法式后,便绕舞台和码头走一圈,边走边唱,一边悼念已逝之亡者,一边祈福神灵庇佑之百姓,期待万事如意,出入平安。整个仪式古老而神秘,给木良的端午龙舟赛笼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。


   午饭之后,期盼已久的比赛也就开始了。裁判的口哨一响,比赛队员眉目紧锁,咬牙鼓气,憋足了吃奶的劲,似蛟龙一般,挥舞着手中的船桨一路向前飞驰。只见波光粼粼,水花四溅,一道美丽的人文风景线就出现在观者的面前。一时间,观者尽力呼喊加油,拍摄者择机按下快门,细雨不时在飘,喊声水面传响,喧嚣不绝于耳。比赛队员都是地地道道的农人,虽然划水的技巧不是那么娴熟,但气势和激情却是如日中天,干劲和拼搏的精气神那是没得讲的。我喜爱这样朴实无华的比赛,更喜爱这里淳朴厚道的侗乡人。


   侗乡人每逢端午节都要把艾叶、菖蒲挂在屋里屋外的门柱上,喝雄黄酒,包粽子。在端午节这天,木良还举办了饶有兴致的包粽子比赛,只见二十来个身着民族服装的妇女成两条平行线状相对而坐,神情专注地在忙碌着,粽叶在手中挥舞,米粒在空中飘落,绳索在手中往来穿梭,技艺高超,动作娴熟,麻利,足见侗家妇女的勤劳与能干。比赛的结果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要参与到这一活动中来,为乡村旅游添一些风味。我想,包粽子是一门古老的手艺活,现在很多年轻人不会做了,要吃都去买,这一状况不是很好。因为包粽子这一风俗不能丢弃,它已是一种深刻在民众心中的文明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四


   来到木良,一定会被那里的水吸引,被澎湃喧腾的水折服。木良电站发出震耳欲聋的轰鸣声,把电力输送到千家万户,点亮一方繁空。端午时间,大雨滂沱,一连下了好几天,水大了,河流的气势上来了,浑浊的河水滚滚流向远方,汇入沅江,经洞庭湖并至长江。我撑着伞,在雨中看龙舟比赛,在雨中赏烟雨人家,在雨中漫步穿梭于农家小巷,别有一番风味和情调。


   阵雨不时在下,撑伞的人很多,花花绿绿的各式花伞,是一道亮丽的人造风景线,似画布,流动的画布。撑伞的人在走,色彩和画面都在变,这种动态美只有在雨中或大太阳天才能看到。远远望去,彩色的伞和绚丽的着装融合在青山碧水间,再加上缭绕的云烟,一切真的像云,像烟,也像梦。


   没涨水的时候,水面平静得像一面梳妆镜,透明,碧绿,清澈,连穿梭的游鱼也历历可数,泛舟水上,波光粼粼,如流动的画笔在舞动一般,荡漾在水库中,宛如画中畅游一般,沁凉爽朗无限,让人陶醉,让人流连。


   漫游木良,最让你钟情的也许还是水,人在船中,乐在水上,来者自然一定要畅游平良山峡。这是一个长约十公里的水上长廊,两边山峦如画,美景醉人,处处皆神奇。“龙”这一古老的图腾元素,在这里处处都得到体现。山峡起于东龟山,止于龙门山,山水相依,连襟一体,寻龙探胜,风物醉人。


   在平良乘舟游玩,一定要讲究“漫”,在“漫”子上寻奇妙,没有约束,没有限制,尽情欣赏,舍得花时间,花精力,你一定会收获意外。玩水自然少不了人,特别是志趣相投,雅致相近的青年男女泛舟同游更妙,赤脚荡波,纤手抚水,欢乐中有嬉戏,嬉戏中有欢娱,人文之趣渗透到自然之美中,实在是醇香入腹,甘甜心脾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五


   在木良码头边,遵华老师还特意给我介绍了一位精神矍铄的耄耋老人,老人家叫杨应明,木良兴隆人,今年九十二岁高龄了。在这里我不是要说他如何如何的长寿,或者有什么长寿的秘诀,而是要说解放军一十六军一三八团解放三穗的一次激烈的战斗。杨老是那场战斗的知情者和历史见证人。


    一九四九年,杨应明已经二十六岁了,正值年富力强,当时已结婚在家。十一月五日,他的表哥张政举(也是他爱人的哥哥)领着张连长带领的两个排的解放军突然造访他家,要杨应明给解放军带路包抄扼守在鹿洞河的国民党残余守敌。根据侦查人员的抵近侦查,发现守敌沿鹿洞河西岸布防,且摆上了一字长蛇阵,并把河上的公路桥炸毁,同时占领附近几个小山丘高地,准备在此与解放大军决一雌雄,阻止解放军解放三穗,进而进一步解放贵州。


   数十位解放军在杨应明家作了短暂的停留,下午就出发了。杨应明远远地走在前面,在羊肠小路上领着解放军一路前行。他深知自己责任重大,很仔细地观察路途的情况,小心翼翼,半点不敢马虎,他心想一定要及时地完整地把这几十名战士带到目的地。他不敢多问张连长,也不知晓明天就是攻打鹿洞河守敌的时间,当他把解放军带到鹿洞河附近的小山头上时,张连长叫他赶快回家,怕发生战斗伤了杨应明。


   杨应明本想留下来看看,但自己不会使枪,留到那里也帮不上什么忙,加之当时也很害怕,就快速退了下来,径直回到家中。到家之后,他的心还在怦怦直跳。后来他才得知,第二天鹿洞河战斗很激烈,他引领的那支解放军还涉水强度鹿洞河,并在大桥头遭遇营盘垴守敌的猛烈反击,班长不幸中弹牺牲。后来在炮火的支援下,解放军击溃阻击之敌,向瓦寨和三穗县城顺利进军。


   杨应明虽没有亲自参加战斗,但他给解放军当过向导,指引捷径,为包围和歼灭鹿洞河之守敌赢得了宝贵的时间,为解放家乡作出了积极的贡献,值得人们敬仰和爱戴。老人的光辉业绩也值得大书特书。


   也可以这么说:杨老是木良村的世纪老人,是木良村变化和发展的见证人、参与者,更是抹之不去的精神财富。


   木良漫游一天,人生感受几年,回想细嚼,一切风物皆是云,是烟,也是梦。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边地无声          2015、6

网友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