贵州黔东南州三穗县桐林镇木良村
本站网址:
350899.108cun.com
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 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
旅游景点

白 果 树

发布时间:2015-01-05 21:56:11     阅读:227 举报

白 果 树

(粟用德讲述 杨昌林 杨遵华整理)
在三穗木良古寨,有两棵径围8米左右的白果树,一雌一雄,为什么这里的植物分雌雄,请听粟老慢慢道来。
那是明太祖朱元璋大明初兴时期,京都南京车水马龙,人来人往,各大街小巷琳朗满目,买卖兴隆,好一派歌舞升平景象,也许是木良盛世灵气催物醒,也许是木良白果向繁华,想不到这一公一母白果树竞闹出“京城街头凑雅兴,木良古寨遭河沉”的千古佳话。
这一天,风和日丽的南京皇城街道,人织如云,车水马龙。叫卖声、歌声、卖艺杂耍吆喝声,此起彼伏,好不热闹。
忽然,一对身着白服的青年男女出现在这熙熙嚷嚷的人群中,一下子将众人的目光吸引过来:大明天下,以黄为尊,以红为喜,以蓝为尚,而黑白二色皆为孝(即死人后所穿戴之色),青年男女着白服,怎不引来众人惊疑。众人仔细看时,但见二人其貌不凡,男貌胜天神二郎在世,女像如天宫七姐下凡,不仅貌美,而且连其一举手投足间仍显仙风神范,众人更是称奇。
这一男一女南京街头一行,引来众人称奇自是不在话下,谁知二人之行踪也引起了皇城巡差的注意。虽说是天子脚下多才子,哪曾见南京街头有异人。于是巡差上前细问:“请问银装二人,你俩是何方人士?”男士答道:“我俩姓白,贵州木良人也。”这巡差见二人其貌不凡,且行走如风,便返回衙门上报,这一报,可就直达皇帝耳中了。
这皇帝朱元璋,是历史上最关心贵州这偏方之地的明君,曾也后派多人前来治理,同时委托地方自治,还派兵住扎这蛮夷之邦天龙屯。自己也曾几次亲往贵州,知道这贵州虽是尚待开化之疆,却是个藏龙卧虎之地。因此,听说京城出现贵州木良人,且其貌不凡,故令宣二人入宫面君。谁知,差人寻遍城中大街小巷,哪曾见二人神迹仙踪。皇上知道后,心中不悦,下旨一定要访到二人。
“这皇上一下旨,差人跑过死”一点不假,京官得旨,马上派兵遣将星夜驰骋赶往贵州,一路行来,哪有心思欣赏这蛮邦鬼国自然风光,一心只想早日到达木良,访得二人回京复旨交差,一行人历经数月奔波之苦方才访达木良。
木良,一个四面环水,其形如大船的中间小岛屯子。这里住着石、黄、吴、潘、罗五姓人家,当时人虽不足十户,却因人出乱世寻桃园,安中思危建古屯,人们把寨子筑上围墙,用石块铺就了花街路,住在这里,进可攻而退可守。五姓人来此之前均是行武出生,饱受战乱之苦,曾发誓要找上一个世外桃园,避乱生息,自觅千挑历万险,方才选定这个化外之地。“四边环水船其中,势雄木荫百花浓。鳌鱼雄狮护涛涌,重岑重梦双龙送”。真是一个集山水之灵气,汇树木之精华的好地方。人生在此,以木为娘,好不乐哉。于是,五姓人商定,唤此地为“木娘”(后随日迁而更为木良),并在此“岛上”定居下来。
兵将一入木良,查问该地五姓人等,根本无姓白二兄妹,众人猜来想去,只见寨门入屯口两棵大白果王高耸入云,婆娑劲挺,大有成精之疑。众人猜想一定是这白果成精上京城当然气度不凡了。访查兵将只得急返南京皇城,把此事报知。皇上一听,这贵州木良竞有此事,此地定然不凡,于是,再派兵将护送地理先生再次查堪。
一行人离开京城再次南下贵州。车马急驰入镇远,直奔长吉而来。在长吉土司府稍事休息后,再沿邛水河直下,来到一河边,只见这里“山清水秀鸟唱歌,人烟尚无树婆椤。野羊山猪路旁卧,鱼跃水面鹿过河”。于是地理先生认为这里是鹿的洞天福地,就把这条河叫鹿洞河,这山地之路口自然被唤作鹿洞了。
过了鹿洞口,直入大山丛,莽莽森林参天立,好一派山国异境。沿河岸直下,两岸青山鸟语劲,河中渔仔舟游翔。再好的美景大家无心细看,只想早日到木良。
进入平良境,远望入地一坪阳,隔河水中树成行,只见这河中之岛直过生得奇特;此岛四周环水,前端高大后端低,正如一只昂首待发的战船,“船”上古木衬绿意,叶间时显围寨墙,三株白果似桅杆,一插船头,两插旁,树林间自有人家在,炊烟渺渺入天堂,好一个奇地。再看四周,金盆一湖,坪阳在东凭潮头。南方一山壮如鳌鱼,把住了水口,两边重烂,重梦两岭如龙会。北边狮山欲起望西头,好一个去处,有诗为证:玉水北入金盆流,一轮东启载翠绸。南方鳌鱼把水口,东面龟山档潮头。雄狮北源望西起,西有双龙来逐舟。能读文山冲牛斗,西南玉液万古流。
地理先生看罢摇头轻叹:纵是好地终有缺,白果桅杆插歪斜。要是插在正船方,此船启动怎了得。要保住此船不动,有两法可使:其一,砍掉白果王,断桅覆舟,可白果王既已成精,万万砍不得;其二,隔水搁浅,将金盆之水断其环,挖深船前河,断掉船后水,使其船搁浅于岸,这一法是最佳之选。于是地理先生吩咐随来兵将相助,作法开河。为防水急船走,特令重烂,重梦二龙以沙绳而束之,待这老百姓醒来一看,木良一寨已是:东面水急往下流,三面淤泥跳泥鳅。东关置井保生路,西出金沙亚坝流。木良岛已成滩头一船了。
自那以后,木良就成了今天这个模样,“船”头春水日夜流,船尾金沙把船束,两侧烂田深千尺,耕牛不往谷无收(据传是断河后千尺淤泥仍在)。
到如今,三白果王仅余二,寨口“兄妹”白果王其“妹”于七十年代一信佛者烧香于树兜下,燃着了树芯空洞干木而三天三夜灭不掉,直至火由树梢喷出而倒毁之。

网友评论: